关闭
就业创业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资讯 > 就业创业

创业的感觉很奇妙

点击率:2064次

        2014年,我国高校毕业生就业人数达到727万,比去年增加了28万,毕业生就业压力进一步加大。与此同时,我国大学生创业比例仅为2%左右,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为进一步增强大学生的创业意识和创业能力,我国出台了“大学生创业引领计划”多项政策措施。在涌动的创业大潮中,一批敢为人先的大学生迈出了创新创业的步伐,追逐自己的梦想,北大硕士张天一就是其中的一个——

        “当初我用大概10万元钱,创造了‘伏牛堂’这个品牌,大半年过去了,伏牛堂的估值已达数千万,我们卖掉了11万碗常德牛肉米粉。把这些米粉的长度接起来,大概能绕北京六环一圈。”

        12月2日晚,北京大学英杰交流中心。毕业5个月后,24岁的张天一重回北大,与大家分享他的创业心得。他的穿着一如既往:印有“霸蛮”字样的黑色上衣、军绿色裤子、一双系带靴。

        北大金融法硕士、2014年应届毕业生;湖南常德牛肉米粉经营者、北京伏牛堂餐饮文化有限公司CEO——“硕士卖粉”,看似反差强烈的标签,让这个喜欢被人称为有“匪气”的90后青年成为了话题人物。在已经到来的这个12月,据说又有3家伏牛堂新店即将开业。

        在创业之路上,张天一和他的小伙伴们听到了很多掌声,当然也有不少质疑。

        1 人生可以多一种选择

        12月2日上午10点,记者在北京朝外SOHO的伏牛堂见到张天一时,他正在面试当天的第三位应聘者。与传统意义上的正襟危坐不同,双方坐在餐桌旁聊工作、聊星座、聊爱好,聊完了还要互相扫一下微信。然后,张天一问:“吃饭了吗?要不要尝一碗我们的米粉?”

        这是一个敢于打破常规的青年。

        考研成绩专业第一、北大“演讲十佳”、办过高校巡回演讲、写了两本书、知名律师事务所实习经历、上过多档电视节目……按照大多数人的人生设定,尽管今年有727万毕业生,张天一的这份简历应该也可以让他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他偏偏不按常理出牌。2014年4月4日,张天一和3位小伙伴在北京环球金融中心地下室的一个拐角开起了一家30平方米、“比路边摊好一点”的牛肉米粉店“伏牛堂”。

        “刚毕业的时候,同学们都在收各种高大上的录用通知,我却拿10万元开了一家小店。说心里不慌,那是假的。”张天一坦承,当时有困惑,也有心理负担,硕士卖米粉,怎么跟老师、朋友、周围人说?他为此几宿睡不着觉。

        张天一说,一路走来上的都是名校,有时会带来负担。大学毕业了,要么去最好的企业、最好的机关,要么出国。“20岁的人生本该是道开放式的问答题,为何现在被做成了出国、考研、找工作三选一的选择题?”

        他的困惑,在看到一张宇宙星图时豁然开朗。当镜头拉远,地球也只是浩瀚宇宙中的一粒微尘。一个人的烦恼,取决于他的格局和视角。格局越大,烦恼越小。“有什么东西可以大过一个年轻人的梦想?没有!”

        张天一说,当所有人都去挤仅有的几个选择时,却有大把的工作没有人做。“就好像国贸是个好地方,大家都想去,可更有可能的结果,不是大家都到了这个好地方,而是都堵在了通往好地方的路上。”创业,可以满足他对自由自在生活的向往。这不是被动的生存选择,而是对生活方式的追求。在他看来,这也是自己与十年前那位毕业后卖猪肉的北大师兄的本质区别。

        有人质疑,北大硕士卖米粉是不是资源浪费?张天一有自己的理解:大学最首要的目标是培养健全的人格,让文科生有人文情怀、理科生有科学精神。

        目前,我国大学生的创业比例仅为2%左右,远低于发达国家水平。在张天一看来,创业本身有风险,越早创业,试错成本越低。年轻人最重要的不是安稳的工作,也不是钱,而是能不能在精力最好、求知欲最旺盛的时候,以最快的方式获得对世界的认知和积累。“如果说人生有两条轴,横轴代表人的广度和经历的丰富程度,纵轴代表人一生所专精的事业和领域。我始终认为,在年轻的时候,人应该扩展自己的横轴,多尝试,这样才会更加明白应该从横轴的哪个点拓展纵轴,最后走对自己的路。”

        张天一说,当社会不再炒作“北大学生卖猪肉”、“清华学生当保安”,开始尊重每一种生活方式和每一个职业岗位时,我们的社会才算是一个正常的社会,很多的问题才会迎刃而解。

        2 干别人没干过的事

        选择牛肉米粉作为创业项目,张天一是经过深入分析和调研的。

        首先,这是家乡的味道。米粉,遍布常德的大街小巷。其准备工作主要在前期,牛肉、牛骨汤要提前约10小时熬制好,等到真正操作的时候,全过程不超过30秒,某种程度上具备了标准化操作的可能性。而雕爷牛腩、黄太吉等餐厅的成功,也给了张天一很大的鼓舞与启发——餐饮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有很大潜力可挖。

        张天一回忆说,为了拜师学艺,他和合伙人走街串巷,吃遍了常德的米粉。随后,他们又开始进行标准化提炼:用小秤一勺一勺地称量每种配料的分量,又通过常德餐饮协会邀请到当地最有名的几家米粉店的主厨品尝,最后才制作出产品配方。

        “那时候我有个诨号叫‘阿香婆’”,张天一笑着说,创业之初,店里的牛肉都是自己炒制的,每天要忙到深夜,衣服上充满了牛肉味儿,右手也变得格外强壮。

        就在张天一创业后的1个多月,国家出台了“大学生创业引领计划”,鼓励和支持更多的大学生创业。“硕士粉”的故事被报道后,张天一成了媒体和大众追捧的对象。慕名而来的顾客蜂拥在小店中,以至于不得不限量销售。

        6月25日,第二家“伏牛堂”开业,面积扩大到180多平方米。

        6月27日,北大法学院毕业典礼倒计时的前一天,张天一独自一人,在店里盘点了创业以来所有的营业数据。1.4万碗!“这样一个数字,让我知道,至少有些东西是踏踏实实的。”他立下了一个目标:到年底卖出10万碗粉。11月中旬,目标达成,比他的计划提前一个半月。

        还有更多计划外的收获。

        张天一告诉记者,当初他用聚美优品上市的故事激励小伙伴们,没想到2个多月后,自己也得到了徐小平的天使投资。“我们站在徐老师家的窗边,看着国贸的车水马龙,觉得创业这件事太奇妙了!”

        目前,伏牛堂已获得来自险峰华兴、IDG资本与真格基金的投资。米粉已经放到中央工厂生产,团队人数达到30多人,而且还一直在招揽人才,为今后扩张做好储备。

        在创业带来的奇妙“化学”反应中,政策、市场无疑是催化剂。“我这样的例子,只有在这样的时代才能出现。”张天一认为,今年是中国创新创业环境最好的一年。一系列促进创新创业的政策陆续出台,在市场上,也有越来越多的投资机构、投资人开始将资金投向创业企业。

        “顺势而为,在对的时机做对的事很重要。”张天一说,过去一提创业,人们脑海里浮现的就是个体户单打独斗,但是现在大家会觉得,创业是一件很时髦的事情,就像上世纪90年代的下海潮。

        大学生创业,没有经验怎么办?张天一却认为,没有经验恰恰是90后最大的优势。在与青年创业者的交流中,他发现,90后创业更看重自我价值的实现,愿意做别人没做过的事。“我们做的是增量市场,而经验适用于存量市场,反而可能会成为束缚。”

        对于张天一和他的团队来说,创业除了带来财富上的增值,更大的改变来自精神层面。“创业经历的事情,可能在职场上需要好几年才能按部就班地接触到。现在短时间内就体会到了,这感觉真的很棒!”

        在创业过程中,90后的小伙子们和卖菜阿姨、垃圾房大叔、保安打起了交道。“我很高兴走出校门后,没有进机关,没有进写字楼,没有站在一个很高的视角俯视这个社会。在这个通常被认为是最普通的行业,我明白了,对绝大多数人而言,他们需要的不是被改变,而是尊重和理解。”张天一告诉记者。

        3 做受人尊重的企业

        在伏牛堂,记者在就餐时间并未看到预想中的火爆场面。张天一告诉记者,以前那种火爆的场面是“不正常的好”,现在才是立得住的“正常的好”,目前每天单店的流水在8000元到1万元之间。他说,创业最忌讳的是“成功者心态”,尤其是餐饮行业,更要稳扎稳打,在没有准备充分的情况下疯狂开店、疯狂加盟是比较危险的。“伏牛堂的实体门店数量只要保持在一个能够承接住品牌影响力的范围内就好。”

        “半年前,我们只是一家小店,现在我们已经成为一个公司。”张天一说,伏牛堂正在形成自己的企业文化,并明确了发展愿景,那就是,“不做中国的肯德基、麦当劳,而是要做一家受人尊重的餐饮企业。”

        有很多人认为,伏牛堂是一家拥有互联网思维的餐饮企业。张天一对此并不认同,“互联网只是手段,我们只有一个思维,就是人文思维。”体现在工作中,就是以人为尺度,让一切变得更好玩儿。

        伏牛堂的员工,几乎全是90后,他们一半是大学生,一半是进城务工人员。怎么激发他们的工作热情?张天一将工作流程游戏化,给每个工作任务设定经验值,员工完成任务后可以获得“牛币”,用来换假期或向老板提要求。以前没人愿意干的活,现在大家都抢着干,张天一说,这证明游戏管理法起了作用。

        在伏牛堂的收餐台上,记者看到了一张环保行动卡片。顾客用完餐,如果自己收碗,并将垃圾按照残汤、塑料碗、筷子废纸的顺序分类投放,每次消费后盖一个章,盖满10次,可以换价值128元的“霸蛮衫”一件。这款为员工制作的服装,大受顾客欢迎,仅一个夏天就卖出了1000多件。

        今年7月,伏牛堂以漫画的形式,将牛肉粉的配方在微信上公开。“没有人像我这样卖米粉。”张天一说,“为什么敢这么自信地公开配方,是因为我们真正的核心竞争力不在这张小小的纸片,而在开业以来积攒下来的几个微信群、几个QQ群的忠实顾客。”

        在伏牛堂的商业模式里,通过问卷调查和支付入口端的数据采集,他们还原出了忠实顾客的“肖像”:来自湖南及周边省份,70%以上是女性,85后占81%。米粉就像一个引流器,将这些群体特质非常突出鲜明的人吸引聚集到了一起。

        于是,就产生了“霸蛮社”——一个在京年轻湖南人的乐活空间。“霸蛮”是湖南方言,湖南人用“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来形容自己的精神特质。在霸蛮社里,没有老板、顾客、服务员的“标签”,大家一起读书、看片、赏曲、吃饭、做公益,一起出去玩。玩着玩着,有的顾客变成了员工,有的员工离职后,依然活跃在霸蛮社。

        “我们的米粉是起点,而不是终点。”张天一认为,小众生意做到最后不一定小众,而是将成为某一类消费人群的入口。通过大数据挖掘的方式,可以制造一些吃粉之外的消费场景。“伏牛堂真正好玩的地方就在于我们有很多的想象空间,具体说,我们也不知道未来会成为什么,只是希望做出靠得住的米粉,这样,我们才有资格去探索未知的方向。”

        在北大的演讲结束时,张天一充满激情地诵读了他创作的《粉拿之歌》,他说自己非常喜欢这首歌,希望和大家一起分享:“我追梦而来,勇猛无畏,我与兄弟姐妹们携手共进,我精神抖擞,征服高山大海,以伏牛堂之名永不退缩,以伏牛堂之名完成使命;以伏牛堂之名冲锋在前。”

                                                                                        转载自杭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