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社保公积金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热点资讯 > 社保公积金

养老财政依赖症加重 今年养老保险亏空将超千亿

点击率:3118次

财政部近日公布的2014年全国社会保险基金预算数据显示,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21489亿元,其中保险费收入17554亿元,财政补贴收入3038亿元;支出19117亿元,剔除财政补贴后,当期保费收入与支出相减,亏空1563亿元。

换句话说,如果不是财政补贴大“输血”,养老保险基金亏空早已是定局。

“政府对养老保险进行财政补贴是合理的,这在国际上也属正常现象。但就目前来看,关键的问题是财政补贴占比太高,养老保险对财政补贴过于依赖。”4月22日,国研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第三研究室主任秦中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3000多亿元的财政补贴仅是针对企业职工的,政府实际支出的养老补贴还远不止于此。

作为国计民生大事,财政托底基本养老本无可厚非;但作为一项制度,基本养老保险无法依靠自身力量实现平衡,养老体系自身造血功能薄弱似乎才是养老改革的拦路虎,即便有财政补贴为养老金并轨铺路,问题依然得不到根本性的解决。

财政大“输血”

作为老百姓的养命钱,这类财政补贴多少以何为依据、又补贴到了哪里尤其引人关注。

记者梳理资料发现,2011年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的财政补贴为2272亿元,2012年上升到2430亿元,2013年为2669亿元,而2014年,这个数据一下跃到了3038亿元。从前几年此类财政补贴的上涨额度在200亿元内,到今年上涨额度近400亿元,涨幅翻了一番。

“此次财政补贴涨幅之大主要受到三个方面的影响:一、随着事业单位改革的加速,部分原本由财政供养的已退休人员,不光要补,而且还是按照之前的待遇发放退休金;二、我国各地发展不平衡,各项基金并非全国统筹,有的省份有结余,有的省份则亏损,亏损的这些地区国家就要进行财政补贴;三、老龄人口逐年增加,2013年老龄人口总量已超过2亿人。”4月23日,中国人保战略规划部一位专家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的财政补贴由于涉及金额比较大、涉及人数比较多所以关注度比较高,其实新农保和城居保涉及的财政补贴也很多。

记者从人社部网站获悉,截至2013年底,全国新农保、城居保参保人数已达4.98 亿人,其中领取待遇人数达1.38亿人。“按照领取的人数以及财政补贴的办法,单这块的基本养老的财政补贴就可高达六七百亿元。”上述专家称。

据了解,针对新农保与城居保的财政补贴相对明确,补贴办法大致为:中西部地区按中央确定的基础养老金标准,获得中央财政的全额补助,而东部地区则是按照50%的比例获得补助,具体补贴则视新农保和城居保分别设置的档次,个人缴纳多少,财政再根据相应的比例进行补贴。

“财政补贴涨幅增加跟上调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水平也有关系。”秦中春表示,养老金待遇连续上调,给社会保险基金的收支带来压力,而在东北、中西部一些统筹基金压力较大的省份,主要依靠中央一级的财政转移支付来分担养老保险基金的支出压力。

而记者从已发生的2013年数据中看到,当年的财政补贴不过2669亿元,单向基本养老金和低保等转移支付预算数就高达4342亿元。

铺路养老金并轨?

养老体系自身造血功能薄弱,倒逼财政补贴不断增加。这真的能为养老金并轨铺平道路?

“国家补贴的大政方针是要让每个公民享受到改革的成果,然后将总体投入通过直接的一次分配或者二次分配得到平衡。”记者4月22日从一接近人社部人士处了解到,养老金并轨、延迟退休年龄以及提高缴费年限等都是提高养老体系造血功能的工具,但前者的效果会更好一些。不过,众所周知,养老金并轨的关键是事业单位改革,事业单位改革的核心是养老、医疗等社保体系的健全,而提高财政补贴无疑在为事业单位改革和并轨做准备。

事业单位转企后,被推向社会的原事业单位人员最担心的就是没有保障,而这也确实是事业单位改革的最大阻力之一。

如此看来,在养老体系自身造血功能没能根本性改变之前,随着事业单位改革和养老金并轨的加速,针对此群体的财政补贴额度仍将会大幅增加。

“提高养老体系造血功能是关键,但同时需要控制财政补贴的占比,让养老保险制度能够自求平衡,逐渐实现政府不直接补贴,只承担兜底责任。”秦中春根据养老保险里面的保险待遇调节机制计算得出,财政补贴在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收入的占比在27%以内相对合理,这样的占比既可以满足低收入群体的基本养老,同时通过调节也不会使高收入群体利益受损,这才是为制度公平而做的制度设计。

但记者通过计算发现,包括2014年在内,近几年的财政补贴与企业职工养老保险总收入之间的占比均在14%左右,并未达到27%的高值,为何依然称其为占比居高?


“你所计算的仅是账面上的数值,其间包含的隐性补贴非常高,比如在商业保险运营过程中,相应的管理、办公等费用均需分摊其中,但这部分财政支出并未体现在这里,这些数值加起来已接近27%这个封顶数值。”在秦中春看来,这个数值在未来还会不断地增长和膨胀,若长此以往,养老体系终将不可持续。